我与团结报 |汪祖宝: 《团结报》我的良师益友

  汪祖宝

  和《团结报》相识相知已经四十多年,她早已成了我最最敬爱的老师,她早已成了我最最要好的朋友。特别是她的“兄弟河”副刊,我更是情有独钟,时时阅读。我从这里起步,我在这块园地耕耘。她伴随着我的奋斗历程,她见证着我的点滴进步……

  我是一名教师。1982年7月师范院校毕业后参加工作,教书是我的职业,写作是我的梦想。那时,我年轻气盛,没有任何写作基础,只能拼命地阅读,看报纸、订杂志,学校订阅的《团结报》我更是每天必读。在乡村教书的日子,只要一看见乡邮员挎着邮包、行走在村口的匆匆身影,那往往是我最为激动的时刻。我就靠这些邮件与外界沟通,了解山外的世界,知晓各地的信息,看报读书成了我的生活常态。因为《团结报》报道的常常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新闻,写的大多都是我们身边熟悉的人和事,描摹都是我们身边的情和物,让我感到格外亲切。我在阅读中开阔视野,增长见识,阅读给了我无穷的快乐。

  1986年9月,我的处女作《湖边放鸭人》在《团结报》上发表。我拿着这张报纸反复地读着,几乎能将全文背诵下来。由此,我开始喜欢写作,热爱文学。读书看报丰富了我的业余生活,写作思考让我变得羽翼丰满,一切都自然而然,一切都瓜熟蒂落。每有文字见报,我都会感到无比幸福。

  写作真好!你在给学生灌输知识的当儿,你走在家访的田间路上,你在坪场上晒着太阳,仔细批改着学生的作业,说不定你的文字就会变成铅字,而这一切你并不知晓,往往要等到那印有鲜红报头的报纸送到你的跟前。你认真阅读,发现了你的名字,你这才明白自己又拥有了一次新的收获。这会感动自己,也会感染别人,这就是写作的力量,这就是《团结报》给予我这个乡村教师丰富的精神馈赠。你会觉得你的人生厚实起来,你会觉得你的存在有了价值。

  回过头来,我与《团结报》相识相知已四十余年,四十多年的阅读和写作,我认识了《团结报》不少编辑,他们各有专长,平易近人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们中有的与我相识多年,我们共同参加过活动,也曾倾心交流,彼此已十分熟悉;有的与我从未谋面,却早已成了神交已久的知心朋友;有的已经调离或去世,这让我时时感叹,心生遗憾,但我们之间的故事和友谊还远未结束,还将继续。

  这些年,我先后在《团结报》上发表了各类文学作品200余篇,还发表了通讯、消息等新闻稿件100多篇。我从一个热血澎湃青年到如今即将退休,这是一种进步,更是一超越。我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学教师到获得了高级教师职称,同时又成了一名作家。因为同志们的信任,推选我担任古丈县作家协会主席长达14年,这一切《团结报》功不可没。

  《团结报》是我前进路上的标杆和灯塔,她永远都是我的良师益友,她永远激励我向前。在纪念毛主席为《团结报》题写报头七十周年之际,我衷心地祝愿她越办越好、更上一层楼!

  (作者单位:古丈县教育和体育局)

Posted in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