罢免历练了30年的“太子”,81岁万隆为何与康熙的选择一样?

原标题:罢免历练了30年的“太子”,81岁万隆为何与康熙的选择一样?

文 / 七公

出品 / 节点财经

“比皇宫更危险的地方是东宫,比皇帝更难当的是太子”。

2019年大火电视剧《东宫》中,太子李承鄞对小枫说出的这句话,包含了多少歉意,又有多少无奈。

权位争夺、无端是非、暗藏杀机……立储、罢免、再立储……,帝王家的日常总是让外人看的心惊胆颤。

在资本市场,类似的剧情也不鲜见。这不,知名品牌双汇发展(000895.SZ)就摊上了类似事件。6月23日,双汇发展对外发声称,万隆董事长在集团内部有着百分之一百的掌控力。“杀猪皇帝”的权威仍然不可动摇。

/ 01 /

“杀猪皇帝”罢免“太子爷”?

6月17日,双汇发展的母公司万洲国际发布公告称,免去万洪建包括董事会副主席、副总裁、执行董事在内的所有职务,即时生效。免职理由为:对公司财务做出不当的攻击行为。认为他无法履行其作为董事的才能、审慎及勤勉行事的职责。

图源:万洲国际公告图源:万洲国际公告

据悉,现年52岁的万洪建是万隆的长子。从熟食车间工人,到销售主任,然后自2016年起负责国际贸易业务,直至2018年进入万洲国际核心决策层,万红建已在万洲国际历练了近三十载。

过去数年来,就外界热议的“猪肉帝国”接班人事宜,万洪建一直被认为是“接班”概率最大的那一个,理由是他在双汇的时间更长、办事经验更丰富、对业务更熟悉、为公司大场面站台的次数更多。

但现如今,随着免职令正式祭出,万洪建大致已被排除在“皇位”继承人之列。目前,万洲国际的官网上,有关万洪建的一切资料都消失了。

尤其让人诧异的是,这份免职令由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万隆亲自签发。意味着废掉“太子”万洪建的正是亲爹万隆。

究竟是什么让父子间嫌隙陡增?“对公司财务做出不当的攻击行为”又是何种行为?是卖了公司的屠宰设备、办公用品?还是殴打了公司的猪?亦或是损毁了火腿肠?

有业内人士认为,万洪建在集团负责的业务之一就是国际贸易业务,而万洲国际2020年在美业务颓势,屠宰量及猪肉外部销量均大幅下跌,业绩缩水(由盈转亏)导致父子关系紧张;也有行业内人士表示,此番“罢储”并非万氏父子之间的“宫斗戏”,而是万洪建真的做了损害股东利益的事情,万隆只是挥泪斩“马谡”。

总之,万洲国际模糊的表述引发舆论遐想纷纷。

不过,有一个细节值得玩味。在今年6月1日举行的万洲国际股东大会上,万洪建以91.13%的赞成票再次当选为执行董事,万隆赞成票仅有75.2%。

图源:万洲国际公告图源:万洲国际公告

也就是说,有接近25%的投票股东反对万隆出任执行董事,这也让万隆成为四位执行董事中得票率最低的人。往前追溯,2018年和2015年的股东大会上,选举万隆为执行董事的赞成票分别占86.4%、98.95%。

这对一向秉持军人强势作风的万隆难说不是一击“重锤”。而以公告这样激烈的方式对自己的长子“公开处刑”,决绝地斩断其权力之路,或许也只是万隆真性情的流露而已。

/ 02 /

耄耋之年,谁来接班?

到2021年,万隆已81岁。辍过学、当过兵、斗市场、抗体制、搏资本,这是一位倔强、不服输的老人。

从1968年进入双汇集团的前身——漯河肉联厂算起,万隆杀猪已整整坚持了53年。曾经有记者问他,您最喜欢做什么事,他说:“杀猪,把猪杀好。”

凭借着一股子屠夫的冲劲,万隆掌控的万洲国际成为全球最大的猪肉食品企业,旗下控股的双汇发展更是被誉为猪肉界的“茅台”,市值一度在2020年8月下旬突破2000亿元。

期间,万隆长袖善舞,雄心勃勃。

2010年,通过一份规模庞大的资产重组方案,双汇发展实现管理层控股,万隆从此站上了权利的顶端。

2011年,双汇遭遇“瘦肉精”危机,万隆在漯河体育场召开万人会议,向消费者道歉,现场有经销商高呼“万总万岁,双汇万岁”。

2013年,为了完善猪肉产业链,万隆以71亿美元的价格主导了对美国最大生猪生产商史密斯菲尔德的“蛇吞象”收购,不仅获得先进的生猪养殖技术,也为开拓国际市场奠定基础。

言谈举止间,万隆向外界展示的是一个永远冲锋在一线的“强人形象”。《环球企业家》曾提到,从军的经历影响了万隆,他“专制独裁,心直口快,从不怕得罪人,他从不在乎外界的批评和看法,一向我行我素”。

然而,随着年龄渐长,退休不可避免地成为市场关注的话题。

2015年,第一财经的记者问及万隆接班人计划,他说,在十年前就已经考虑,要从机制上解决这一问题,等2017年接班团队成熟了就会退出。

2017年换届的时候,万隆说,“我看接班团队,条件成熟了,就会退出。如果还不成熟,股东还要求我继续担任,我也会服从股东要求。”

直到2018年8月,其长子万洪建被提名为万洲国际副主席,次子万宏伟被提名为双汇发展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,接班人一事才显露端倪。

但在上述公告发布后,这一接班计划恐怕又遭打断。

在节点财经看来,万洪建突然被踢出集团核心决策层,接班的希望似乎化成泡影,万宏伟看履历和职位尚在观察期,短期接班的可能性也不大。

另有报道称,万隆的孙子辈中已有人在“双汇系”关键岗位上崭露头角,或是下一代接班人的人选。

不管怎么说,虽然目前万隆仍有“廉颇老矣,定能饭否”的气势,但过了耄耋之年,谁来接班,终究是万洲国际和双汇发展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。

而不论谁接班,都面临不小的挑战。最显著的即如何“熨平”猪周期带来的公司业绩波动。

数据来源:WIND数据来源:WIND

2021年一季度,因为猪价下行,双汇发展归属净利润同比下滑1.61%,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6.78%;与此同时,双汇发展的股价亦从去年高点的65.65元/跌落至6月25日收盘价32.3元/股,跌幅超过50%。

节点财经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。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。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。

Posted in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